如松:呵呵,老朋友们!回家吧

2019-12-25

经济学砖家经常说要避免进入中等收入陷阱,这件事是经济学家可以左右的吗?不是!

看看世界主要的经济体中,谁已经在陷阱中挣扎:

<a href=http://www.ouyuanquan.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欧元</a>圈博客 www.ouyuanquan.com

欧元圈博客 www.ouyuanquan.com

欧元圈博客 www.ouyuanquan.com

上面三张图说的是三位金砖老friend,俄罗斯、巴西、南非的GDP(人均gdp)已经再次回到2010年的水平。也就是说,这些国家人们的生活水平在过去的十年都未得到多少改善,如果考虑到这期间美元也在贬值,说明它们的生活水平比2010年还要低!土耳也倒退到了2010年以前,见下图。

欧元圈博客 www.ouyuanquan.com

我们知道阿根廷在上世纪初期就已经是发达国家,但后来自动缩了回去,或许是太留恋“发展中”这个美妙的词汇。拜经济全球化的东风,2017年阿根廷的GDP总量又达到6427亿美元,人均GDP约为1.459万美元。在世界银行的列表中也再次将阿根廷列为高收入国家,说明它的一只脚又踏进了发达国家的门槛。但阿根廷还是留恋“发展中”,再次上演上世纪前期的那一幕,立即又将那只脚缩了回来。经过过去两年的大幅衰退之后,按照IMF的预算2019年阿根廷的GDP为4500亿美元,人均GDP约一万美元,世界银行将再次将阿根廷列为中等收入国家,向发达世界挥手告别。

是这些国家不希望进入发达国家吗?不是!是这些国家的经济学砖家不会算术、不知道中等收入陷阱吗?当然也不是!是这些国家的资源禀赋不好吗?这简直是屁话,它们都是资源禀赋很好的国家!是它们的人民不希望改善生活吗?这更是疯话!是它们的管理者不知道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需要持续推动生产力的发展吗?当然更不是!那又是什么原因?

这些国家之所以掉进了中等收入陷阱,本质上都缘于央行需要被动地、不断地印钞(本币不断贬值或短期爆贬就是其典型的表现方式),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是社会管理成本太高、财政不断要求印钞的结果(需要不断印钞维持资产价格泡沫,与印钞直接保财政在本质上一样)。而之所以社会管理成本高,是自身文化和社会的等级形态所造成。一国经济发展和自身的文化、郑智体质可以短期分离,比如经济全球化时期,欧美资本不断外流推动了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但如果要实现可持续的长期发展,就需要以自身的文化和体质做依托。如果没有这个依托,经济就不能长期持续发展,陷阱也就摆在哪,自己也会主动跳进去!所以,这个问题根本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文化问题。

当然,上述几位还都是“好孩子”,因为它们并未彻底使用由官方控制的名义汇率,难道进行汇率官制就可以改变上述变化吗?委内瑞拉以官方汇率计算,现在的人均GDP已经是宇宙水平,地球上的国家是没办法比的,但却改变不了真实的贫困状态。到2017年,委内瑞拉实际人均gdp就已经后退到只有1960年75%的水平。经过马杜罗过去两年的“不懈努力”,或许今天的委内瑞拉应该回到了1900年前后的水平。

10年(2008-2018),代表上述国家的噩梦结束了吗?绝对不是!!相反,这种经济停滞、通胀恶化的状态还仅仅是开始,过去的十年仅仅是预热而已。看看国际黄金和原油的走势(以及价格区间),再看看2019年世界多个国家爆发骚乱(法国、伊朗、伊拉克、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印度、俄罗斯等都是代表)就知道这一历史趋势还远远未到尽头。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哪?今天世界极度恶化的贫富差距得到彻底的改善的时候,让经济社会可以得到可持续发展,那才是结束的时间点(对于巴西阿根廷这类社会来说,必须经过两三次换币的过程)。这是一个十分漫长的历史周期,一些人会花去一生的时间来等待。所以,这时候走错一步,相当于走错一生!

到这里,你一定会嘲笑上述国家,但还有将历史倒车开的更快的,它就是古巴。在经济全球化时代,随着全球工业水平的进步,发展中国家基本上都实现了农业和运输的机械化,牛马已经向农田挥手告别,古巴也一样,主要的运输和田间劳动也逐渐被机械所取代。但最近两年,又一道靓丽的风景出现了,牛马再次进入了古巴的田间从事劳作,也就是说古巴从工业化的大道上义无反顾地回到农耕社会。见下面的图片,这可不是为观光旅游服务的,而是进行生产和运输劳动。

或有人会说,是因为美国的封锁让古巴缺乏燃油,让牲畜再次回到田间。美国用军事封锁了古巴吗?没有,它只不过不跟古巴做生意而已。如果古巴的工农业生产水平足够高、自己的货币信用比美元还牛逼,它可以大大方方地以自己的货币到国际上任何一个产油国去购买原油,估计产油国还乐的屁颠屁颠的,田间的机械就照样可以隆隆开动。所以,不要将什么问题都推到美国人身上,霉国人和谁做生意是它们的自由。古巴燃油缺乏本质上是因为自己落后的工农业发展水平,背后的原因是文化和体质的落后。当自己的文化和体质无法支撑工业化的时候,回到农耕时代就是必然的归宿!国际机构的数字还显示,现在古巴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因为贫困每天只能吃两顿或少于两顿饭。

古巴是贫油国,委内瑞拉的石油储量虽然世界第一,但照样缺燃油、以至于需要向国外购买燃油,所以,贫困和资源禀赋没有直接关系。日本的原油几乎百分之百需要进口,日本的农田早已经不依赖牲畜了吧。

回去吧,老friends!是你们的文化和郑智喊你回家。

其实,这个问题我在三四年前就已经说过,别看当时一些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很高、说话的嗓门很大,但能否持续发展取决于本国的文化与郑智体质是否可以不断推动生产力的进步,如果没有这个基础,“回去”是唯一的结局!

以往是大人物们吹NB的时候,现在是NB吹破的时候,津巴布韦第一个,委内瑞拉第二个、古巴第三个,……。但在这些国家的新闻中,一定是**带领全国人民不断夺取了一个又一个的伟大胜利,又挫败了多少美弟的阴谋,等等。可惜、可惜,这些伟大胜利不属于田间赶牛劳动的人们,也不属于每天只能吃一顿或两顿饭的古巴小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