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2.52,小数字将颠覆大世界

2019-11-06

根据新浪财经引述美国商务部数据,2019年9月,美国录得2.52亿美元的石油贸易顺差,这是1978年以来的第一次。9月当月出口原油309.2万桶/日,环比增长13%。2.52亿美元这个小数字就足以颠覆世界。

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开始,美国大陆原油产量开始下滑(美国的原油产量在1971年前后达到峰值,这一年恰恰是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的时间点,然后就是持续约四十年的回落过程。80年代中期以后石油产量更是快速回落,这个时间点更完美地吻合本次经济全球化加速发展的时间点,也即1989年前后。美国原油产量的回落过程一直持续到大约2007年),这直接带来了两个方面的影响:

第一,美国的制造业不断外迁。

当美国的原油产量开始下降之后,使用中东等地的外购原油,油价的综合成本很高(为此美国还需要支付军事、外交、海运、地缘郑智等成本,形成综合成本),很多制造业就只能外迁,这种外迁过程是资本和美国政府共同推动的过程。由此也就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在这一时期极力主导经济全球化过程。

美国在这里的代价也是十分明显的,美国不再是独立的经济体,很多产业的对外依存度很高,所以,过去三十年美国霸权地位的基础是不牢固的。

这自然也让美国的贸易逆差不断形成并放大。60年代,美国尚有贸易顺差,但约半个世纪之后的2018年,美国的货物贸易逆差居然达到了惊人的8913亿美元!

第二,随着货物贸易逆差的不断放大,美元就不断流入世界各地,这就形成美联储不断“被动”滥发货币的时代,这种货币滥发形成了连续不断的危机,包括七十年代的滞胀、2008年的次贷危机,等等。也由于美国自身对中东原油的依赖性而多次在中东发动战争,以保护产油区的稳定。直接导致了财政的巨额支出,这些因素(尤其是次贷危机)是美国政府今天债务缠身的根源。

基于美元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储备货币,美元大量输入到世界,就又进一步推动了经济全球化,也推动了非美国家基础设施和经济的大发展。总的来说,美元不断被动输出对美国的经济发展是一种制约(制约了产业完整性,更制约了财政,最终制约的是美国的综合国力),对欧亚经济的发展有利。

造成上述一系列现象的源头就是原油,经济全球化是美国首先倡导、现在世界各国依旧依依不舍的一个名词,如果放大在美国原油产量下滑、不足以支撑制造业不断发展的大背景之下来观察,又是一种阶段性的必然现象。对于这其中的弊端,美国人也是十分清醒的,所以,为了摆脱原油所带来的制约,本世纪以来的几任美国总统都在力争能源独立,特朗普上任之后签署的第一项行政命令就是加快原油产业发展和油气管道铺设。

而2019年9月美国录得2.52亿美元的原油贸易顺差,意味着一个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开启了。

在新的时代中必然会形成下列现象:

第一,经济全球化将成为过时的词汇。

欧亚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链在现阶段无疑是完整的,有全球竞争力的,这些产能很大部分是用于向美国进行商品输出。但美国进口需求的不断下滑又是必然趋势,因为随着原油实现自给之后,美国必然会重建基础设施和制造业(过程肯定会有波折,但趋势不会改变),对欧亚非等地的商品需求会不断下降。这就让经济全球化逐渐成为过时的词汇。

美国会逐渐形成一个更加封闭的经济体。当经济逐渐封闭之后,郑智、军事将逐渐走向封闭。

第二,美元将不会像过去一样廉价。

在美联储不断滥发货币的年代,欧亚国家形成了几乎天文数字的外汇储备,比如新兴国的外汇储备一度高达天文数字的四万亿美元(其中最主要是美元资产),日本持有的美国国债数字也长期保持在一万亿美元以上,很多国家尤其是产油国动不动就有数千亿的美元储备,等等,未来,这种现象显然不可持续,各国美元储备的增长将日益困难。

基于美元是多数非美国家货币发行的保证金,当自身的美元账户无法扩张之后,基建活动就难以像过去二三十年那样持续下去,非美货币就更不稳定,也会直接造成各国的通胀更不稳定。

第三,最近有报道,德国欲联合欧盟各国组织约三至四万军队进驻叙利亚。这在经济全球化时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德国自二战之后一直是反战的代表,可现在的态度却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热衷于出兵海外。背后的根源是随着美国能源实现独立,美国经济必然会逐渐走向独立(过去四十多年是非独立的,因为很多产业有很高的对外依存度,未来进行的很可能类似是经济上的“独立战争”),美国人再也没有动力独自出钱、出人、出武器在世界各地用军事手段压制地缘郑智矛盾,欧亚国家对于自身的地缘安全问题必须要以自己为主,即便北约内部的国家也是如此。所以,半个世纪以来倡导和平的德国军队就只能准备开始成建制地走出国门。欧亚非等国真正战争多发的时代来临了,军备竞赛很可能会加剧。

美国将不再是欧亚地区的霸主,相反,却会成为欧亚很多国家最重要的外援,但这其中的转变是十分明显的,欧亚国家的事物与矛盾必须自己解决。

第四,当美国成为原油净出口国之后,特朗普压制国际油价的动力就不大了,此时的原油贸易将成为美国政府回收海外美元的手段,也是压制贸易逆差的手段。

等等。

慢!今天的美国看起来似乎是一片坦途,但又必须迈一个“坎”,那就是如何摆脱现在高昂的债务和财政赤字问题(美国政府的负债率已经达到GDP的106%以上),这种水平根本无法持续,这是美国推动经济全球化、经济不再“独立”之后已经付出的巨大代价。

但不管怎么说,世界即将改变!这种转变是历史性的改变,虽然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美元在欧亚国家将再次逐渐变得稀缺(上世纪直到九十年代,一些国家的美元还很稀缺,仅仅是最近二十多年才不那么稀缺),人们在逐渐淡忘经济全球化这一曾经的热门词汇的同时,逐利美国很可能在将来成为很热的词汇,以前,曾爆出底特律等地(意指那些美国的制造业中心)有一美元的房产,未来或许会乌鸡变凤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