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这是超级利好吗?

2019-09-27

我们经常看到媒体上说,某某出现了超级利好,一般都会让我们热血沸腾,它背后的含义是什么?

比如:次贷危机之后,美联储进行了大放水,这些天量的美元大多流入了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形成了这些国家的外汇收入。我们还知道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发行机制基本都是美元本位制,随着外汇收入的快速膨胀,这就让这些国家的货币快速扩张,政府的腰包快速地膨胀起来,带来以下超级利好:

ZF有钱之后,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开启了大建设活动,经济增长速度加速,原油、铜锌等基本金属的需求快速扩张,价格也就开启牛市;

由于建设的进行和基本金属冶炼产能的扩张,带来了环境污染,但没关系,ZF腰包里有钱,可以加大对环保治理的投入,结果股市中的环保股兴起了;

ZF的腰包有钱了,就可以改善社会的医疗项目,加大医保投入,结果医药股兴起了;

既然市场中本币的数量快速扩张,房价牛市形成了,炒房一族崛起了;

等等,这背后是无数个牛市!都是大利好带来的最明显效果。

<a href=http://www.ouyuanquan.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欧元</a>圈博客 www.ouyuanquan.com

但大利好之后问题来了。美元不断流出,意味着美国的产业加速外流,就业问题加大;产业和就业不断外流,美国财政收入增速被抑制,财政收支平衡被破坏,所有这些对于美国本土来说就是大利空;

随着新兴市场国家建设的不断深入,需要大量的贱金属,可金银很多时候与这些贱金属相伴相生(铜与金银、铅锌与银),结果过量的金银也“投胎”了,不属于建设用途的白银因为过剩只能躺在纽约、伦敦、上海等期货交易所的金库中,这对于白银价格就是大利空;

……,所以,大利好就是大利空。

过去我们经常说,某某一声炮响,改天换地的时代到来了,也知道乐极生悲,不仅大利好就是大利空,而且大利好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本身也会转化为大利空。

随着上述利好不断发酵,最终导致美国财政赤字不断扩大,联邦负债率从2007年的70%左右上升到了100%以上,这套游戏就无法玩下去了。

所以,奥巴马当政后期尤其是特朗普上任之后,开始竭尽全力推动资本、产业回流,推动能源自给,最终的目的是缓解债务压力。

美国政策的转向,就带来资本流动的转向(或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国际资本减少),就把过去的大利好转为大利空。

新兴市场国家过去因为大建设的不断推进,经济快速增长,中国、巴西、印度、阿根廷甚至委内瑞拉都是明星。但随着美国政策的转向,有些明星开始暗淡了。

2018年,阿根廷的经济增长率是-2.5%,如果折合成美元是-19.3%。2019年上半年,阿根廷的经济增长率依旧是-2.5%,如果折合成美元则是-23.3%。以美元表示的GDP和国民收入就像跳水一样。

由于无法继续像以前一样获得足够的美元收入,就无法发行大量的本币比索,财政就没办法大量投入到基建活动中,经济增长也就只能熄火,尤其是美元表示的经济增长率就只能暴跌。同时,由于国际资本短缺,本币比索贬值不断,不断爆发货币危机,国内通胀高烧不退,等等,都是必然现象。

或许您说,阿根廷这种已经“住院”的经济体是特例,但别忘记,同时“住院”的还有土耳其等国家,住在特护病房的还有委内瑞拉,等待住院的还有印度、巴西……,这个队伍还很长、很长,都是国际资本流动转向惹的祸。

这就是一种共性,当国际资本收入下滑的时候,新兴市场各国本币就难以像以前一样扩张,ZF就难以继续进行大建设(要记得,委内瑞拉也曾经建设高铁,但最终半途而废),经济增速就只能下滑;由于国际收入下滑,但本币又必须因基本的财政需求而扩张,导致本币贬值、通胀升高等一系列问题。

看起来,美国政策的转向对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成了大利空,对贱金属的需求也形成大利空,由于ZF没钱投入了,环保和医药也面临大利空,等等。

但大利空也就是大利好,由于建设量下降,冶炼企业开工率下降,污染下降了,天开始变蓝了;由于贱金属的需求下降,金银就不会随便“投胎”了,所以最近一直有报道白银产量下降,未来就会推动价格,等等。

所以在我看来,无论任何一件事,是大利好的同时就是大利空,是小利好的同时就是小利空,没利好也就没利空。同时,利好发展到顶峰的时候,就会转变成利空,利空发展到极致的时候也会转变成利好,之所以人们过于区分利好或利空,是因为心不静!

打住,今天就到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