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阴云密布!一场新的“核战争”即将打响!

2019-06-28

伊朗在6月17日表示,该国浓缩铀库存将在10天内突破伊朗国际核协议规定的上限(300公斤),并将在7月初进一步提高浓缩铀产量。

这个国家在拥有核武器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步。即便浓度达不到90%(90%是制造核弹的浓度),也可以制造脏弹,一场新的“核战争”似乎正在打响!

对于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来说,这无疑是巨大的威胁,尤其是国土狭窄的以色列,缺乏战略纵深,一旦伊朗发动核攻击,那也就意味着灭国之灾了。面对此种情境,以色列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a href=http://www.ouyuanquan.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欧元</a>圈博客 www.ouyuanquan.com

包括沙特、阿联酋在内的海湾国家,一样面临巨大的战略压力,他们会在伊朗制造出核武之前,全力推动欧美国家和以色列军事打击伊朗的核活动。

在伊朗造出核弹之前,摧毁相关核设施,是上述国家的唯一选择,因为他们再无退路。

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

众所周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东地区,就曾因为伊拉克的核活动,引发持续八年之久的两伊战争。

1967年,掌握伊拉克实权的复兴社会党副总书记萨达姆,最大的愿望便是自己的国家能凭借核武器成为阿拉伯国家的老大哥,进而带领兄弟国家与犹太复国主义者决一雌雄。

1975年9月,萨达姆和法国签署价值3亿美元的合同,购买了两座使用高浓缩铀的反应堆,并在巴格达近郊的图瓦萨建设核基地,开始制造核武器。按设计的满负荷计算,当该装置运行一年后,足够伊拉克造出两枚核弹。

欧元圈博客 www.ouyuanquan.com

▲1975年9月萨达姆和法国签署购买核反应堆协议

这让以色列和伊朗如坐针毡,两国通过间谍活动不断搜集情报,最终认定“伊拉克有望在1981年内造出广岛级别的原子弹”,由此正式引发大战。

为了阻止伊拉克制造核武器,伊朗和以色列先后出手。伊朗从1978年开始,就不断煽动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冲击图瓦萨核建设工地,萨达姆不得不持续动用共和国卫队镇压。

伊朗的这一做法,让萨达姆满腔怒火,在获得苏联大量的军事装备支持后,他希望以武力快速消灭于1979年2月才刚刚建立起来的伊朗霍梅尼政权。

但事与愿违,后来的战争完全偏离了萨达姆预定的轨迹。1980年9月22日凌晨,萨达姆调集大量飞机对伊朗首都德黑兰等15座城市进行空袭,23日凌晨,萨达姆出动5个师外加2个旅的地面部队,分北、中、南三路向伊朗发起进攻。

霍梅尼政权的抵抗非常凶猛,到当年10月底,伊朗就挡住了伊拉克军队的全面进攻,从1982年3月起,伊朗军队开始反攻并取得战场优势。到1982年6月29日,伊拉克宣布已将其军队撤出所占伊朗领土,两国边界又恢复到战前状态。

欧元圈博客 www.ouyuanquan.com

一场本希望速战速决的战争,最终却打成了拉锯战,一直持续到1988年8月20日,这就是历时八年的两伊战争。这场战争的根源毫无疑问是伊拉克的核活动。

以色列人摧毁了萨达姆的核梦想

伊朗不遗余力地破坏伊拉克的核活动,以色列当然也不甘落后,1979年4月,7名以色列“摩萨德”特工潜入拉塞讷的法国地中海船舶工业公司厂房,用定时炸弹摧毁了接近完工的“塔穆兹-1号”反应堆机架(为伊拉克建造的),这次行动让伊拉克核计划推迟了至少半年。

到1981年,伊朗、以色列开始互相配合以彻底摧毁伊拉克的核设施。以色列提供给伊朗的一份情报显示,距约旦仅50公里的H-3基地驻有伊拉克空军70%的飞机。

这个基地刚好处于以色列飞机进入伊拉克的航线上,以色列的意图是希望伊朗来摧毁这一空军基地,为自己攻击伊拉克的核设施打通道路。在得到以色列情报之后,伊朗大喜过望,立即制定了对H-3空军基地进行超远程打击的计划。

1981年4月4日拂晓,伊朗10架F-4E鬼怪战机从诺杰基地起飞,他们组成两个四机编队进入伊拉克,两个编队间相距仅仅500米,剩余的两架飞机作为预备队。与此同时,伊朗两架F-5E战机从大不里士基地起飞,对基尔库克附近的伊拉克空军基地进行袭击,以转移萨达姆的注意力。

欧元圈博客 www.ouyuanquan.com

在鬼怪机群起飞前几小时,两架伊朗波音KC-707加油机就在保持无线电静默的状态下,从西阿塞拜疆省低空穿越伊拉克西北部,进入有同盟关系的叙利亚东部空域,然后用一次“L”形转向,重新进入伊拉克西部沙漠上空,与鬼怪机群会合并给它们加油。鬼怪机群在继续飞行1000公里后,向萨达姆的H-3空军基地冲去。

伊朗空军的远程奔袭非常漂亮,H-3基地内的飞机大多露天停放,就在伊拉克机械师对飞机进行检修的时间,伊朗的鬼怪式机群进行了两轮猛烈的轰炸。事后,美国情报部门证实:伊拉克空军有23架战机被摧毁,另有11架飞机被严重击伤,这些飞机都无法修复,萨达姆的空军主力报销了。

伊朗空军的精彩表演极大地振奋了以色列,1981年6月7日,以色列机群在实行绝对无线电静默的状态下,隐秘地穿越了漫长的约旦和沙特领空进入伊拉克境内,并且找到了核反应堆的大圆顶,伊拉克人对此毫无反应。

领队的以色列飞行员,从1200米的高空扔下两枚MK-84炸弹,击破了大圆顶并使核反应堆发生爆炸,接着,另三架F-16以五秒钟的间隔向目标扔下了炸弹,之后以色列机群毫发无损地扬长而去。

在他们投下的16枚炸弹中,有12枚直接命中目标,经事后查明,在短短的45秒内,珍贵的“塔穆兹-1号”核反应堆成为一片废墟,萨达姆进入世界“核俱乐部”的梦想破灭了。

当空袭成功的消息传到以色列后,以色列总理贝京亲自打电话给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刘易斯,惊恐不安的刘易斯却说:“我必须严肃地告诉阁下,我怀疑白宫的一些人对这件事会发脾气的。你们的武器是从我们这里获得的,只能用于自卫。”

贝京反驳说:“自卫?有什么比摧毁萨达姆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更能称得上是自卫?这些武器是让以色列屈服、屠杀我们的人民、毁灭我们的基础,换句话说,就是要毁灭犹太民族、国家和人民。过去几个月,我多次对你说,要么由美国来阻止这个核反应堆,要么由我们自己来做。”

事件之后,贝京在给以色列内阁公报的最后写到:以色列绝不允许敌人研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付我们的人民,并将采取一切必要的先发制人的行动来保卫以色列的公民。

伊朗再次挑起“争端”

萨达姆的核活动,带来的是包括两伊战争在内的长达八年多的、频繁的战争。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伊朗又核活动,又轮到以色列、沙特等国如坐针毡,一系列新的战争将再次打响。

对于以色列来说,其态度必然还是:要么美国来阻止,要么由我们自己干!以色列自己打的话,那最有可能的做法仍旧是空袭。对伊朗而言,当务之急自然是提升防空水平,怎么提升,唯有向美俄两国购置先进的军事装备了。

考虑到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双边关系,自然无法得到美国的帮助,伊朗只能求助于俄罗斯。

其实早在2007年,伊朗就与俄罗斯签订了购买S-300防空导弹系统的合同,但由于美国的不断施压,2010年俄罗斯宣布禁止向伊朗出口防空导弹系统。

伊朗自然不甘心,向国际仲裁法庭状告俄罗斯,要求后者支付42亿美元违约金。普京不吃这一套,以遵守不可抗力的合同条款为由,拒绝支付违约金。

后来,为了缓解矛盾,俄罗斯主动提出用其他近程防空导弹系统来替代S-300系统,但遭到伊朗拒绝。伊朗坚持要求用更先进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替换S-300系统,但又遭到俄罗斯的拒绝。

此后数年,俄罗斯和伊朗围绕防空导弹交易问题,一直争论不休,直到2015年“伊核协议”签署后,伊朗才得到S-300防空导弹系统。

可在叙利亚战场上的实战证明,S-300对第五代战机并不具备多少威胁,以色列已经大规模装备了美制F-35隐身战机,依旧可以肆意进入叙利亚进行轰炸活动。

有消息称,伊朗准备向俄罗斯购买S-400防空系统,以提升自己的反隐身能力,但俄罗斯就是不卖伊朗。俄罗斯对于军火销售一直是非常积极的,这有助于缓解国内的经济局势,有现成的买卖却不做,就显得十分蹊跷。

其实这个问题不难猜测,根源是俄罗斯担心因此彻底得罪美国,尤其是以色列和沙特。当然,普京在经济上也绝不会吃亏,因为沙特、阿联酋和以色列拔根汗毛,都比伊朗的大腿还粗,自然会在经济上补偿普京。普京又不是伊朗的好友,自然不会跟钱过不去。

未来,围绕伊朗的核活动,会爆发一系列的暗战与明战,有时会挑起伊朗的内乱,有时会对伊朗的核活动进行直接的军事打击。现在的伊朗,即便没有核武器,也有足够的能力使用中短程导弹,不断攻击以色列和沙特等海湾国家,尤其是其石油设施。

这也就意味着,围绕伊朗核设施的一系列战争开始了,为了打击对方支持战争的能力,对石油设施和油轮的打击是可以预见的,原油危机进一步加剧。

在次贷危机之后,全球主要央行开启了大放水模式,致使绝大多数经济体的政府、企业和家庭部门债务深重,受此影响,全球需求不断下滑,经济增长渐趋低迷。

为了争夺有限的需求,关税战争已经打响,紧接着以货币竞相贬值为特征的货币战也必将到来。而加速贬值的货币,势必会同石油危机一起携手推动通胀不断加速,将世界经济推入深度滞胀之中!

这个时候,基础商品、贵金属、军火等自然成了投资要优先选择的标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