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大清是被谁逼上绝路的?

或有人会认为,大清是被发动甲午海战的日本人逼死的,是被洋人的八国联军逼死的,也或者说是被义和团或被保路运动逼死的,更有说是被一场股灾逼死的,但无论日本人、洋人、义和团都没要求清朝皇帝下台。至于一场股灾或许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难以逼迫清廷下台,因为它完全可以采取违约的手段,既然枪杆子在手,有何惧哉?最近一段日子,阿根廷比索快速贬值,归根到底是因为债务的压力,一般认为它的债务率会很高,事实上并不是如此,下图是海通证券绘制的主要经济体总负债率的图(应该是2015年底的数据,虽然时间过去了两年,但相信变化...

如松:中美之间如何演绎大国博弈

中美贸易战到了今天,外在看来协商已经为主流,但无论是协商还是对抗,最终的结果不会有什么差别。在经济全球化期间,各国的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但逆全球化开启后,虽然争端是主流,但又不可能立即分道扬镳。用停停打打、打打停停来形容比较合适。经济全球化开始之后,美国不断向全球输出资本和产业,让自身对全球商品的依赖度越来越高,造成自身贸易逆差越来越大,长此以往,美国的债务、经济安全都不可持续;而逆全球化的开启,美国减少资本输出、缩减贸易逆差是唯一的方向,这实际是美国开启再工业化的进程。有人会认为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是一...

时寒冰: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在贸易战中,发起者,往往是比较强势的一方,而所谓的强势一方,往往是内需拉动为主导力量的国家,因为他们的购买力强大,占据主导权。特朗普曾经在2018年3月2日发过这样一条推文,他说:“当美国在和其他国家在贸易中损失几百亿美元的时候,打贸易战对我们来说是有利的,很容易赢。比如说,我们和某个国家有高达1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假如他们不老实的话,我们就和他们中断贸易。如此,我们就赢了!就这么简单!”贸易战当然没有特朗普说得那么简单。但这个情商如同孩童一般的总统,也的确讲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

如松:两把剪刀嚓嚓响

2013年,对于委内瑞拉来说是魔鬼年份。委内瑞拉2009年至2017年的通胀率分别为25%、26.9%、27.6%、20.1%、56.2%、62.2%、121.7%、475.8%、1660.0%。自从查韦斯1999年登台执政以来,委内瑞拉一直就是高通胀的国家,但通胀率长期维持在30%以内(次贷危机之前大多在20%以内)。2013年是通胀跳涨的年份,从此后,通胀入火,将委内瑞拉带入了今天的境遇。通胀跳涨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杀伤力?第一,当通胀水平相对比较稳定的时候,财政预算是相对容易的,比如需要加印多少钞票、需...